关于我和我的一家的陈述

2013年我70岁,可以对一生的经历作一认真的回忆:我是幸亏学了点技术才从农村调回城镇,回忆年青时支农在丈亭江中柳家的情境:整天泡在小河污水里试养“绿萍”,在晒场管谷雾水湿透全身,200斤的谷担硬是从田埂上撑起、到“杨岭”砍柴,死活挑到住处,一称竟有115斤!明明是吃不消的活只好硬着头皮做,骨瘦如柴病到好几次。火红的青春献给了“广阔天地”,得到的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深藏心底……忍气吞声整整十四个年头。女儿和儿子就出生在这个村庄,后来终于有了希望和转机,因为有特长偶然的机会应邀回城工作,老婆和子女才有幸跟着我回到城区老家。从服装门市部到厂车间,最后任厂长一职,最终弃工从教,办学二三十年。----我的一家是最普通的家庭,经济上比下岗和小职工应该稍好一点。虽然子女早已有了小孩,我们俩口也已既做外公外婆又做爷爷奶奶,只是至今住的是60平米的老房子……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啊!只要全家健康、平安、和睦、就是幸福!在农村时我多次要求回城工作,在一篇《要求上调的诗报告》中引用了“人有价值论”,至今确实是实现了我的人生价值!回城前夜,我在居处墙上写下了这样的诗篇:风吹云过十四年,壮志再唤青春回。整装甘作鞍下马,为了四化快着鞭!---至今,我终于实践了自己的志愿、实现了自己的诺言!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
2011年全家福

 

登录大东助考网站主页       登录余姚电商资源网